黄国历史文化,经典所记语焉不说,而考古发现却能补其憾。近世纪以来,考古工作者们经过艰辛的探索和发掘,在河南潢川县发现了大批古黄国的文化遗址,出土了数量可观的精美黄国遗物,从而重现了被湮没二千七百余年之久的古黄国灿烂文明。

 

黄国古城遗址

 

  关于古黄国都城位置所在,文献早有记载。《史记正义》引《括地志》说:“黄国故城,汉弋阳县也。秦时黄者,赢姓,在光州定城县四十里。”《太平寰宇记》卷127“光州定城”条云:“黄国故城在(定城)县西十二里。”宋濂的《诸暨孝义黄氏族谱序》也有同样的记载。类似的记载也见于大量方志与族谱之中。汉代弋阳县、宋元光州定城县,即今河南省潢川县。据考古调查和考证,古黄国故城位于今河南省潢川县西北6公里淮水之南、潢河西岸的隆古乡。黄国古城遗址至今仍在,是信阳地区保存最完整的一座春秋时期诸侯国都城。城内遍布春秋时代的遗址遗物,鼎足、融足、瓦当、铜镞俯首可拾。1978年文物普查时,在古城内发现青铜冶炼、制造作坊多处,并出土了大量的红烧土(附照片)。在城西则是一处密集的墓葬区。公元一九九九年经省政府批准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抢救性发掘,在此出土青铜器三千多件。

  黄国故城遗址呈长方形,城墙用黄土夯筑而成,1999年经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察,现有三处城门豁口,墙厚、门阔,路基硬,城内面积约2.8平方公里,其建筑规模完全吻合春秋时期“子爵,城三里”的等级制度。今天,黄城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黄国的青铜与玉器文化

  最能反映古黄国文明进步是黄国的青铜器与玉器考古文化。黄国的青铜器早有发现,传世的有《刺伯鼎》,铭文是:“刺对扬王体,用作黄公尊鼎(1)彝”。郭沫苦在《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中收集了解放前出土的四件黄国青铜器,其中有黄太子伯克盘、黄群簋、黄韦俞  父盘。由此我们可知黄国有太子黄伯克和王族黄韦俞 父其人。1999年在隆古高稻场村墓葬区9号墓中出土了9件铜器,其中鼎三尊、盘一个。值得考证的是盘上的铭文是“息妇人盘”,可能是息国出嫁黄国做妇人。在考古史上也是重大发现。1966年在湖北京山苏家垄出土曾国铜器群中有两件黄国铜鬲,铭文是:“惟黄朱柢用吉金作鬲”。这个黄朱柢应是以黄为氏,名朱柢的古黄国贵族。1975年,考古工作者又在河南潢川县东北二十二公里处老李店上油岗磨盘山出土三件黄国青铜器,其中《黄孙须劲子伯亚臣镭》铭文是:“佳正月初吉西亥黄孙须颈子伯亚臣自作镭,用政,用祈眉寿迈年无疆,子孙永宝是尚。”有的学者认为,作器者是黄国贵族中黄氏家族一员,故称黄孙,他名伯字亚臣,被封于须颈邑,即在今潢川老李店一带(参见何光岳《东夷源流史·黄国的来源和迁徒》。)1972年湖北随县熊家老湾出土的曾国青铜器群中有一件黄国铜鼎,铭文是:“黄季作季赢宝鼎,其万年子孙永宝用享。”据考证,这是黄国国君为嫁到曾国的黄氏女子所作的滕器。这一珍贵器物的出土反映了两个极为重要的古黄国历史事实:一即潢川黄国是赢姓国,为少昊的的后裔,黄季之女才可称季赢。这使数千年来古黄国是赢姓还是姬姓之争,一日之间便迎刃而解。二即古黄国曾与随国联婚,《春秋》经传的记载被考古材料确证无误。

  对古黄国考古探索中最令人兴奋的成绩莫过于1983年4月发掘了古黄国国君黄君孟夫妇的合葬墓。这是一座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上原有七、八米高的封土,墓坑长7.9—9.1米,宽12.2米,深4.2米,颇具封君气势,墓主是春秋早期黄国灭亡前的某一任君主黄君孟夫妇。黄君孟其人不见于经传记载,也不见于族谱。墓中夫妇都是三重棺,即有内木郭、外木郭 和内棺。黄君孟的夫人孟姬,是某一周同姓国大贵族之女,生前地位颇高,死后陪葬的规格也与国君相等。这再一次说明黄国在春秋前期与姬姓国的联姻和结盟关系。最令人惊讶赞叹的是黄君孟夫妇墓中出土了大批精美绝伦的青铜器、玉器、竹木漆器、丝织片,多达二百余件。黄国在周朝被封为子爵,所以国君自称“黄君”或“黄子”。黄君孟夫妇墓出土青铜器有鼎、豆、壶、盘、 也(2) 、皿(3)  、刀、削等三十六件。这些青铜器,纹饰古朴,有云纹、涡纹、三角形纹、波纹、蝉纹、虎纹,器物造型轻巧美观,大方实用,是春秋早期青铜器中难得的瑰宝。墓中出土的紫色绣绢和“绢纺”残片,是我国纺织史研究中极为珍贵的标本。

  墓中出土的一个被人忽略但却极为重要的特点是,黄君孟夫妇的随葬物以玉器为主,出土玉器不但多,而且其精美绝伦,令人叹为观止,这是其他诸侯国墓所没有的现象。黄君孟的随葬器物共七十件,玉器却有五十四件,占77.1%。黄夫从棺中随葬器物共一百六十九件,其中玉器就有一百三十一件,占77.5%。可见玉器在随葬品中占主导地位。玉器不但多,而且制作得非常精巧美观,其中以佩玉为主,造型有虎、鱼、蚕、人首等形式,非常生动写实,还有兽面纹、窃曲纹等繁复古朴的玉器。此外还有十多件色彩艳丽的玛瑙串饰。这些玲珑剔透、精美迷人的大批玉器,反映了黄国人极高的琢玉水平。这使我们不禁又想到了对“黄”字的语源学探索,从黄君孟夫妇墓的灿烂玉器文明中,我们才真切地理解到了为什么古人要用代表佩玉的图形来表现自己的族神——“黄”。

 

奚君铜器与黄姓的早期分支

 

  姓氏文献上一般都说奚姓是夏代车正奚仲的后裔,而对古黄国的考古发现揭开了一个世人未知的事实:今日奚姓的一支也是古老黄姓的分支。

  解放前潢川县就曾出土过一件黄国青铜鼎,器铭是:“唯黄孙子傒君叔单自作鼎,其万年无疆,子孙孙永宝用享。”(见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据研究,奚是春秋古黄国邑名,大约在今河南潢川、罗山、信阳一带,可能就是今潢川县西的奚店一带。黄国国君把它作为采邑,封给某一王族同姓兄弟,并允许世袭。黄孙子傒君叔单,便是被封到奚邑的封君,他是黄君之孙,名叫叔单。叔单被封奚地后,家族发展,便以邑为氏,形成古黄国的最重要分支——奚氏家庭。奚君叔单的青铜器解放后又多有发现,1972年在潢川西部发现春秋早期“奚君单”铜盘、铜 也(4)、盘铭是“奚君单作盘,其万年无疆,子子孙永宝用享。”可见,奚叔单又称奚单,大概叔是排行,单才是名。

  考古发现的奚氏家族人物还有“奚宿车”和“奚钟矢谢  子”及“奚子 讠其  ”。随着奚地封君家族的发展,奚氏家庭被授为子爵,所以奚邑封君又称奚子。1979年10月,在一座奚氏家族墓中又发现了大批奚君青铜器,有鼎、盆、盘、也等,都标明是奚君宿车所作。奚宿车有时称奚子(爵位),有时又称奚季(排行),如铜鼎铭文作“佳奚子宿车作行鼎,子孙永宝,万年无疆”,铜盘铭文作“ 奚阝  季宿车,自作行盘,子孙永宝用之。”(《中原文物》81年第4期载)。奚季宿车当是奚叔单之后裔。1975年在潢川老李店发现黄国奚君家族墓,其中出土一件标明是奚子讠其  铜盆,盆盖与盆底均刻有相同的铭文:“奚阝  子讠其  铸皿 ,其行字,子孙永年寿用之。”这位叫傒的奚君也可能是奚宿车之后。此外,1979年在吴家店杨河出土一件铜削,上有铭文标明作器者是奚国家族的“傒仲矢谢  子”,傒是氏,仲是排行,矢谢  子是名。

  公元前648年黄国被楚灭亡,作为黄国的封君奚君应被同时消灭,但奚君家族此后即以奚为氏,构成后世奚姓宗族的一支重要的族源。